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資管新規落地 家族信托站上風口

發布時間:2018-11-02 來源:國際金融報 潘潔 瀏覽量:54
     10月23日,龍湖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披露,公司董事會主席吳亞軍旗下信托於近期增持公司12.75萬股股份。
     公告稱,該公司一名主要股東Charm Talent International Limited已知會,於2018年10月18日至10月19日期間於公開市場增持合共12.75萬股普通股,平均價格約為每股股份16.2港元。據此計算,收購總價為206.55萬港元。
     據披露,Charm Talent全部已發行股本由Silver Sea Assets Limited全資擁有,而Silver Sea全部已發行股本則由HSBC International Trustee Limited以吳氏家族信托的受托人身份全資擁有。
     上述吳氏家族信托是於2008年6月11日由吳亞軍作為設立人及HSBC International Trustee作為受托人設立的一項全權信托。吳氏家族信托的受益人包括吳亞軍的若幹家族成員。
     據記者了解,由家族信托基金代管持股在香港上市公司中非常普遍,如李嘉誠的長江實業、李兆基的恒基地產、郭氏家族的新鴻基地產等都采用這種方式。
     而隨著資管新規落地,有業界人士稱,家族信托這一“藍海”業態憑借與資管新規高度契合的優勢,將迎來難得的發展契機。那麽,家族信托的“黃金時代”真的要來了嗎?
     存量規模超500億元
     銀保監會近期下發《信托部關於加強規範資產管理業務過渡期內信托監管工作的通知》(下稱《通知》),明確慈善信托、家族信托不適用資管新規,並首次定義家族信托。
業內人士表示,《通知》把家族信托排除在“非標產品淨值化管理”監管範圍之外,同時提高門檻,將這類產品推上了“風口浪尖”。
    “近年來,信托業開始對家族信托普遍關注,並有了一定探索,但與海外成熟模式相比仍處於起步階段,未來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日前,中國銀保監會信托監督管理部主任賴秀福公開表示。
賴秀福也強調,當前,家族信托法製條件基本具備,銀保監會針對資管新規製定的相關細則對家族信托進行了界定,並明確其不適用資管新規。
     普益標準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近30家信托公司開展家族信托業務,存量家族信托的規模超500億元,存量產品數近3000單。包括中信信托、上海信托、平安信托、外貿信托、興業信托、華寶信托等公司均成立了專業化家族團隊開展該類業務。
      具體來看,第一梯隊百億規模以上的有建信信托和中信信托,建信信托219單,中信信托近700單;第二梯隊規模為50億元到100億元之間的有長安信托、外貿信托和中航信托,長安信托近500單,外貿信托275單,中航信托209單;第三梯隊規模在20億元到50億元之間的有北京信托、上海信托、山東信托、華能貴誠信托、平安信托。
      平安信托方麵相關人士介紹,2017年,平安信托率先推出保險金信托、定製型家族信托、專享型家族信托、家族辦公室家族信托四大係列產品。截至目前,平安家族信托客戶數超2000人,管理規模近70億元。
      中信信托副總經理劉小軍對媒體透露,“自2013年以來,中信信托為近1200位高淨值客戶提供財富隔離、家族財富增值和傳承服務,家族信托管理資產規模超過150億元,同時在探索非上市公司股權和上市公司股票作為信托財產以及慈善信托領域也取得實質性進展。”
      據悉,目前中信信托有定製化家族信托和標準化家族信托產品。前者信托期限在10年以上,3000萬元門檻;後者設立門檻為600萬元,標準化產品。而信托資管細則出台後,標準化家族信托門檻已提高到1000萬元。
      擁有良好市場條件
     “隨著資管新規落地,信托公司主動轉型,而家族信托高度吻合資管新規的發展要求,這使得越來越多的信托公司設立家族信托,讓家族信托迎來黃金時代。”小小金融總經理劉小峰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家族信托的快速發展,還與私人財富市場迅猛發展及高淨值人群財富傳承到了高峰時刻有關。
      招商銀行與貝恩谘詢公司發布的《2017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顯示,在2006年至2016年十年間,中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總體規模從26萬億元增至165萬億元,預計在2017年達到188萬億元。這十年,中國個人可投資資產規模實現了20%以上的年複合增長率。
      與此同時,《2017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針對超高淨值人群的調研顯示,近20%的超高淨值人群已經開始進行家族企業的傳承工作,超40%已經進行了傳承準備,加上打算在未來1至3年之內開始準備的,共計未來3年內,約80%的超高淨值人群會著手對家族傳承的安排。
       據預計,趁著未來幾年的市場機遇,到2020年,國內家族信托業務規模可能增至6000億元。
       “今年落地的資管新規,主要是嚴格監管融資渠道,去杠杆、壓縮通道業務,不少信托公司的業務很難開展下去。”一家上海地區的信托公司業務經理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在家族信托站上“風口”的當下,不排除一些信托公司利用家族信托做通道業務,或者做融資類業務。總而言之,家族信托在當前的窗口期會成為比較熱的產品。
      賴秀福認為,相較於信托公司傳統的資金信托業務,家族信托雖難以迅速貢獻收入和利潤,但一旦形成規模且順利運行,將成為信托公司客戶黏性最高、最穩定、最為長期可持續的業務類型。
      普益標準相關研究員也指出,信托業下一階段的發展重點為服務信托、私募融資、資產管理與財富管理四大業務模式。因此在大環境趨勢下,我國家族信托業務有巨大的發展潛力,不管是在市場規模還是在利潤收入上,都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當前財富管理市場日趨活躍,為信托公司開展家族信托業務提供了良好的市場條件。”賴秀福說,家族信托是未來轉型發展的主要方向之一,如何做好家族信托業務,對信托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劉小峰則指出,要在家族信托占據一席之地,信托公司除了要對信托、保險、債券、證券、基金等各類金融資產配置了然於胸,信托公司的團隊成員還需要熟悉繼承、婚姻、信托、公司、稅收等各類法律法規。

   
返回列表
下一篇:信托公司應大力融合金融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