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資產管理監管動態跟蹤(2018年10月22日-2018年10月26日)

發布時間:2018-11-02 來源: 瀏覽量:44

資產管理監管動態跟蹤

20181022-20181026日)

一、動態匯總

20181022日,證監會公布《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和《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計劃運作管理規定》(以下合稱《資管細則》),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20181025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關於保險資產管理公司設立專項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20181026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保險資金投資股權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股權辦法》),對此前的《保險資金投資股權暫行辦法》(保監發〔201079號)進行修訂,並開始公開征求意見。

二、新規簡析

(一)《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51號】)和《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計劃運作管理規定》(證監會公告[2018]31號)

為推動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規範健康發展,促進統一資產管理產品監管標準,有效防範金融風險,證監會1022日公布實施《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和《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計劃運作管理規定》(以下合稱《資管細則》),作為《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稱《指導意見》)的配套實施細則。

一、重點規則

在具體內容方麵,《資管細則》與《指導意見》保持高度一致,部分監管指標較現行規定略有放寬,主要有七方麵重點規則:

1、統一法律關係,明確基本原則。依法明確各類私募資管產品均依據信托法律關係設立,並在此基礎上確立了“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等基本原則。

2、係統界定業務形式,厘清資產類別。統一現有規則“術語體係”,係統界定業務形式、產品類型,以及標準化、非標準化資產。

3、基本統一監管標準。覆蓋機構展業的資格條件、管理人職責、運作規範和內控機製要求等方麵。

4、適當借鑒公募經驗,健全投資運作製度體係。包括組合投資、強製托管、充分披露、獨立運作等方麵要求。

5、壓實經營機構主體責任。專設一章,係統規定證券期貨經營機構開展私募資管業務的風險管理與內部控製機製要求。

6、強化重點風險防控,補齊製度短板。重點加強流動性風險防控,以及利用關聯交易向管理人或者托管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製人輸送利益的風險。

7、強化一線監管,加強監管與自律協作。健全信息報送和信息共享機製,加強派出機構一線監管,強化責任追究。

三、適用範圍

《資管細則》適用於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即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及前述機構依法設立的子公司開展的私募資管業務,包括投資於上市公司股票、債券等標準化資產的私募資管業務,也包括投資於未上市企業股權等非標準化資產的私募資管業務。證券期貨經營機構設立特定目的公司或者合夥企業從事私募資管業務的,參照適用《資管細則》。然而,私募基金管理機構是否參照適用《資管細則》尚待證監會或中基協的進一步明確。

四、資管計劃投資非標有規定

    《資管細則》從四方麵對資管計劃投資非標準化資產進行了係統規範:

1、以是否具備公允價值和較高流動性等為標準,明確非標債權類資產根據《指導意見》的規定進行認定。

2、為規製因隨意創設各類收(受)益權而導致資產虛假無效、“一物多賣”等風險,明確資管計劃投資的非標準化資產的“資質”要求,包括合法、真實、有效、可特定化等。

3、落實《指導意見》要求,參照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管規則,規定同一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管理的全部資管計劃投資非標債權類資產的資金,不得超過全部資管計劃淨資產的35%,並允許按照母子公司整體私募資管業務的合並口徑計算。同時,為避免影響證券期貨經營機構新開展業務,允許前述指標達標前,可以新增非標債權投資,過渡期結束前應當達標。

4、要求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建立專門的質量控製製度,並設置專崗負責投後管理、信息披露等事宜,動態監測風險。

五、風險管理與內部控製

《資管細則》專設一章,係統規定證券期貨經營機構開展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的風險管理與內部控製機製要求。其中,特別強調了五方麵要求:

1、獨立運作,要求私募資管業務與公司其他業務有效隔離。

2、強化公平交易,加強異常交易監測監控。

3、完善風險控製與應急處置機製。證券期貨經營機構應建立、維護投資對象與交易對手備選庫,實施交易額度管理,設定專崗跟蹤非標投資項目,製定風險應急預案。

4、加強人員管理。借鑒近兩年來證監會發布的投行、債券等業務監管規則,建立收入遞延支付等製度。

5、加強內部檢查、定期壓力測試,並明確責任追究機製。

六、明確私募資管的投資運作製度

《資管細則》適度借鑒公募基金“組合投資、強製托管、充分披露、獨立運作”的成熟經驗,並結合私募資管業務特點,從三方麵進一步完善投資運作製度體係。

1、組合投資。《資管細則》統一要求證券期貨經營機構集合資管計劃投資,應當采用資產組合的方式,並設定了“雙25%”的比例限製。同時,考慮投資者風險承受能力,並為業務開展保留必要靈活性,規定全部投資者均為專業投資者且單個投資者投資金額不低於1000萬元的封閉式集合資管計劃等不受前述規定限製。

2、強製托管。原則規定了強製獨立托管的要求,並考慮到單一資管計劃的特征,允許委托人與管理人約定不作獨立托管,但要雙方合意並且充分風險揭示。同時,對於投資於非標資產的資管計劃,要求資管合同必須事先準確、合理約定托管人的職責邊界、托管人與管理人的權利義務,向投資者充分揭示風險。

3、獨立運作。嚴格落實《指導意見》“去通道”要求,要求證券期貨經營機構應審慎經營,製定科學合理的投資策略和風險管理製度,有效防範和控製風險。禁止證券期貨經營機構提供規避監管要求的通道服務,禁止證券期貨經營機構通過合同約定讓渡管理職責,禁止管理人按照委托人或其指定第三方的指令或者建議進行投資決策。

七、過渡期安排

過渡期自《資管細則》發布實施之日起至20201231日,同時立足當前市場運行特點,作了“新老劃斷”的柔性安排。

過渡期內,在有序壓縮存量尚不符合《資管細則》規定的產品整體規模的前提下,允許存量尚不符合《資管細則》規定的產品滾動續作,且不統一限定整改進度,允許機構結合自身情況有序規範,逐步消化,實現新舊規則的平穩、有序銜接。證監會負責監督指導各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實施整改計劃,對於提前完成的經營機構,給與適當監管激勵。

過渡期結束後,對於確因特殊原因難以規範的存量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以及未到期的存量非標準化股權類資產,經證監會同意,采取適當安排妥善處理。

(二)《關於保險資產管理公司設立專項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

近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關於保險資產管理公司設立專項產品有關事項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允許保險資產管理公司設立專項產品,發揮保險資金長期穩健投資優勢,參與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質押流動性風險,為優質上市公司和民營企業提供長期融資支持,維護金融市場長期健康發展。

一、主要內容

1、設定了產品管理人條件,要求產品管理人應具有發行組合類保險資產管理產品業務資格

2、明確了專項產品的投資範圍,主要包括上市公司股票、上市公司及其股東公開發行的債券和非公開發行的可交換債券等。

3、強調了專項產品的退出安排,一方麵支持保險機構發揮機構投資者作用,維護上市公司長期穩健經營,同時明確了產品的退出安排和方式,確保平穩退出。

4、製定了專項產品風險管控措施。從專戶管理、封閉期、存續期、投資集中度、事前登記、信息披露、關聯交易等方麵提出了具體要求。

5、明確該產品不納入保險公司權益類資產計算投資比例。

   (三)《保險資金投資股權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

    中國銀保監會近日發布《保險資金投資股權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股權辦法》),本次修訂調整的主要內容是:取消保險資金開展股權投資的行業範圍限製,通過“負麵清單+正麵引導”機製提升保險資金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另外,《股權辦法》不再限製財務性股權投資和重大股權投資的行業範圍,要求保險公司綜合考慮自身實際,自主審慎選擇行業和企業類型,並加強股權投資能力和風險管控能力建設。

三、延伸閱讀

(一)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就IPO被否企業作為標的資產參與上市公司重組交易相關政策答記者問

20181020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常德鵬對IPO被否企業作為標的資產參與上市公司重組交易政策調整作出回答,根據回答,為防止部分資質較差的IPO被否企業繞道並購重組登陸資本市場,對IPO被否企業籌劃重組上市設置了3年的間隔期要求,並強化信息披露監管,以防範監管套利、維護市場秩序。同時考慮到IPO被否原因多種多樣,在對被否原因進行整改後,不乏公司治理規範、盈利能力良好的企業,其利用資本市場發展壯大的呼聲非常強烈。為回應市場需求,統一與被否企業重新申報IPO的監管標準,支持優質企業參與上市公司並購重組,推動上市公司質量提升,將IPO被否企業籌劃重組上市的間隔期從3年縮短為6個月

(二)從世恒案到瀚霖案,最高院給“對賭”企業再次敲響警鍾

日前,最高院公布“強靜延、曹務波股權轉讓糾紛再審民事判決書”(以下簡稱“瀚霖對賭案”),認可被投資公司為其實際控製人與投資人簽署的“對賭協議”提供連帶擔保責任的有效性,與此前最高院公布的“對賭協議”司法第一案“世恒對賭案”的裁判結果大相徑庭。

一、案情回顧

強靜延等人作為投資人與創始人曹務波、被投資公司瀚霖公司簽署《增資協議書》, 強靜延向瀚霖公司增資3000萬元,其中400萬元作為瀚霖公司的新增注冊資本,其餘2600萬元作為瀚霖公司的資本公積金,強靜延持有瀚霖公司0.86%的股權。同時約定:如果目標公司未能在2013630日前完成合格IPO,強靜延有權要求曹務波以現金方式購回強靜延所持的目標公司股權,回購價格為強靜延實際投資額再加上每年8%的內部收益率溢價,計算公式為P=M×(1+8%T,其中:P為購回價格,M為實際投資額,T為自本次投資完成日至強靜延執行選擇回購權之日的自然天數除以365;瀚霖公司為曹務波的回購提供連帶責任擔保。

二、裁判要旨

最高院再審後認為,案涉協議所約定由瀚霖公司為曹務波的回購提供連帶責任擔保的擔保條款合法有效,瀚霖公司應當依法承擔擔保責任,理由如下:強靜延已對瀚霖公司提供擔保經過股東會決議盡到審慎注意和形式審查義務;強靜延投資全部用於公司經營發展,瀚霖公司全體股東因而受益。瀚霖公司提供擔保有利於自身經營發展需要,並不損害公司及公司中小股東權益,應當認定案涉擔保條款合法有效,瀚霖公司應當對曹務波支付股權轉讓款及違約金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三、案件啟示——鼓勵交易,契約自由

瀚霖案的裁判結果改變了世恒案中確立的“與公司對賭無效”的普遍認識,讓市場開始意識到並非所有公司參與的對賭都是無效的,也讓投資人重新燃起與目標公司對賭的勇氣——至少讓目標公司為創始股東的回購義務承擔連帶擔保責任是被司法實踐所認可的。

 

 

返回列表
下一篇:製定綠色信托標準 完善綠色金融體係